ES | CA | EN | RUS |  中文
Facebook SF律师Twitter SF律师Linkedin SF律师
Facebook SF Abogados Twitter SF Abogados Linkedin SF Abogados

  

星期四, 27 09月 2018 15:28

最高法院考虑由刑事厅引进近身禁令作为附加刑罚,为保护无损伤伤害的受害者

最高法院刑事厅2018年6月10日第342/2018号判决决定,对有情感关系的伴侣、前伴侣所施加的无损伤伤害罪的刑罚,除剥夺6个月至1年的人身自由外,根据案情还需适当增加短期禁止靠近受害人的处罚。此举明确表明了其致力于反对性别暴力的意图。

由于之前各省级法院在具体实行该条法律的时候并无固定的统一规范,且最高法院刑事二厅表现也不一致,因此最高法院对省级法院确立了一个标准。

统一标准

如之前所说,法官做出了一项违背“无损伤伤害”刑罚类型的判决,其中没有要求受害者接受过医疗救助(妻子、前妻或有类似情感关系者)。现行刑法典第153条收录的刑事罪从现在开始应被涵括并引入刑法典第57条,强制加入限制靠近或接近受害人的附加刑罚。刑法第57条规定,“对伴侣或前伴侣于犯下谋杀、虐待、反性自由或伤害等罪行的罪犯,法官应自愿且必须对其施行该禁止接近受害者的限令”。

具体来说,最高法院提到,当从广义上说“伤害罪”的时候,不应该“只从语法角度”去看待,仅按照刑法第57条第一章所笼统列举的罪行且不联系具体罪行,而应当根据刑法典第二册的规定具体分析。否则,将无法对其所犯下的罪行实施附加刑罚。

法官核对了刑法第153条。该法条于2015年法律改革时加入,将轻度伤害和未造成损害的袭击或伤害行为标准化,旨在区分这两种伤害性的行为或举动,保护受害人生理及心理整体的法律利益,以保留其最大利益。

最高法院提出了另一依据:虽然第153条对于造成一级医疗救助(轻伤)的行为和未造成损害的伤害行为有相同的监禁刑罚和权利刑罚,但如果不将未造成损害的伤害行为收录进刑法第57条,那么造成轻伤的伤害行为就可以被判以近身限制令,而未造成损害的伤害行为则不能施行类似的附加刑罚,且失去了选择性。

施行不可近身的附加刑罚

根据核查过的具体案例,刑法厅相当看重检察院对马德里省级法院的裁决所提起的上诉。在该案例中,赫塔菲一男子在公共道路上扇其伴侣耳光且还有其它伤害行为,马德里省级法院撤销了对该男子的近身禁令。该男子对受害者做出的行为、挫伤和伤害并未导致受害者就医。

之后,最高法院批准赫塔菲1号反女性暴力法庭做出的一审判决,根据上述所说的伤害行为判处施暴者9个月监禁,剥夺两年携带和持有武器的权利,同时处以近身限令,两年内不得出现在受害者本人、其居所、工作地点500米范围内,且不得联系或是以任何方式尝试联系受害者。

写作SF律师